他是东北抗联创始人之一, 曾任东野副司令员, 为何最后未参与授衔

发布日期:2022-05-08 10:18    点击次数:85

东北抗联是一支非常悲壮的队伍,从九一八开始他们就在积极地抵抗日寇,由于寒冷的气候以及日寇的政策,他们过得非常艰苦。原新华社社长穆青曾说过:

在抗日战争期间,我亲身经历了无数苦难,在晋西北吃过黑豆糠皮,在冀中钻过地道,但是,比起东北抗联遇到的困难,实在是算不了什么。

究竟有多苦呢?以东北抗联第二军六师八团来举例,曾经有一次他们被围在大杨树,七天七夜没进一粒米,百余名战士饿死了83人,还有部分因负伤得不到救治也牺牲了,最终只活下来5人。

基层很惨,那领导人呢?看看这几个名字:杨靖宇,赵一曼,赵尚志,李红光,王德泰,夏云杰,陈荣久等等,大部分都牺牲了,实在令人痛心。

当然,也有一部分人躲过了日寇的魔爪坚持到了革命的胜利,1955年大授衔时就有王明贵、王效明、朱光少等人被授予了少将军衔。

这里就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大授衔那年原东北抗联还有一位重要领导人周保中在工作,那几位少将都曾是他的部下,为什么他却没有任何军衔呢?

周保中原名奚李元,1902年出生于云南大理,21岁时考入了云南讲武堂,成了朱老总、叶元帅的师弟。毕业之后他开始了军旅生涯,一直做到了国民革命军第6军18师少将副师长兼湘东警备司令。

这个时候荣华富贵他是唾手可得,不过在北伐的过程中他受到了第6军党代表林伯渠的影响,开始信仰马克思主义。个人的前程和国家的未来,周保中毅然选择了后者。

他先是脱离国民党队伍去往苏联学习,九一八之后他就迅速回国参加了东北抗联的领导工作。

当时周恩来建议他改个名字,以免让家人受到影响。他出于对周恩来的崇拜,就改姓“周”,保中则是他明志要“保卫中国”。

到了东北后,周保中立即起草《东北抗日救国义勇军游击运动纲领》,随后就投入到了抗日武装斗争之中。

他在东北拉起了多支抗日武装,历任中共满洲省委军委书记、国民救国军总参议、东北反日联合军第五军军长、东北抗日联军第2路军总指挥、中共吉东省委书记等重要职务,并且他还有一件堪比古代关羽的英勇事迹传遍了东三省。

1932年10月,国民救国军为打击日寇、震慑日伪,进攻敌占的黑龙江宁安县,周保中是第二别动队指挥官,他这个指挥官并没有在后方,反而在攻城受阻时,带着一支临时组建的敢死队冲上了城头。

本来这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一颗流弹击中了周保中的左腿,在这双方激战之时,周保中担心自己离去会影响士气及战局,便一直坚持着指挥。战斗胜利后他再也撑不住,就摔倒在了地上。

子弹还在他体内,如果不及时取出来肯定会造成感染甚至影响到性命,可部队根本就没有什么医疗条件,连麻药都没有,怎么动手术?

周保中看着医生无可奈何、战士们手足无措的样子,连忙出声:这不是有现成的刀子吗?怕什么?再从老乡家借一把钳子来,刀挖肉,钳夹弹,我忍得住。

在他的连番催促下,刀有了,钳子也有了,但医生却迟迟下不了手,因为老乡家的钳子很大,比周保中身上的伤口大很多,根本进不去。周保中有些不耐烦地对医生说:

你怕什么?拿刀将伤口弄大一些,钳子不就进去了?动手!医生闻言也只好壮着胆子照做。子弹取出来后,周保中虽一头的汗,却还很清醒。他看了看自己的伤口,发现还有些烂肉,于是又对医生说:你的手术还没做完,烂肉也要割掉。

医生只好颤抖着为他继续割去腐肉,在场的人都不忍心看下去,有些胆小的战士甚至捂住了眼睛,但周保中从头到尾都没喊过一身疼,神态也与平常无异。

此事之后,周保中的名气越来越大,东三省流传着一句话:刮骨取弹真英雄,胜过当年关云长。这样的他让日本人恨得牙痒,对他开出的悬赏是一两黄金买一两肉,幸好,这份赏金没有人能领得到。

东北抗联最有代表性的是杨靖宇、赵尚志、王德泰、周保中这四位领导人,王德泰于1936年牺牲,杨靖宇于1940年牺牲,赵尚志于1942年牺牲。此后周保中就成了东北抗联一面标志性的旗帜。

由于日寇的层层封锁,抗联的生存处境日益艰难,为保存有生力量,不得已之下只好暂时撤到苏联境内,先行休养再伺机反扑。1942年8月,东北抗联整编为苏联红军远东方面军第88独立步兵旅,周保中担任旅长,他的地位就更加突出了。

1945年8月11日,周保中率抗联幸存的400多名同志随苏军重返东北,这个时间比起曾克林出关还要早。他抵达长春后便利用昔日的影响拉起了一支东北人民自卫军,自任司令员兼政委。

后来东北人民自卫军编入了东北人民自治军,周保中担任了副司令员。之后东北人民自治军改称东北民主联军、再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他都是副司令员,同时还兼任过吉辽军区司令员、东满军区司令员、吉林军区司令员等重要职务。

这么看起来周保中要被授个将军不是问题,那为何最后却没有呢?原因有两个,一是直接的,二是背后的。

直接原因是周保中建国后没多久就回到了云南老家工作,担任过云南省政府副主席、云南大学校长、西南政法学院院长等职,逐步脱离了军队系统。1955年有个规定,凡是不在军队中的人就不参与授衔,因此周保中就遗憾错过了。

而背后的原因就是历史因素,周保中虽然率领抗联征战多年劳苦功高,但对中央来说,解放战争之前他都是相对独立的。

红军时期不属于任何一大主力,抗战时期也不是八路军或新四军,而解放战争他带回的抗联人数又较为有限,这样如果他参与授衔就很难去界定究竟在哪个位置。与他类似的还有在海南坚持革命的冯白驹将军。

其实授衔要考虑的因素有很多,一大因素就是平衡,就拿阎红彦将军来说。阎红彦自四川解放后就开始在地方上工作,历任四川省委书记、重庆市委第一书记、四川省副省长等职。在1955年前他同样是离开了军队系统。

但是他在授衔的前几个月被任命为成都军区第一副政委,然后就被授予了上将军衔。这是为何呢?因为阎红彦出自陕北红军。陕北红军是土地革命时期我党的一大主力,上将必须要出一位代表。

东北抗联也好,琼崖纵队也好,都是长期相对独立,因此就很难界定。

不过军衔只是荣誉的一种,1955年还颁授了八一、独立自由、解放三大勋章,对应的分别是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做出的贡献。周保中这三大勋章都是一级,有些上将都未获此殊荣。

周保中接受勋章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我是替东北人民和死难的抗联烈士,领取这些勋章的。”这句令人心酸的话其实也能看出周保中的豁达,对于是否有军衔,想必他是不在乎的。

在我心中,周保中即便没被授衔,他同样也是一位伟大的将军!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