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年云南男子向表妹提亲遭拒, 心生不满将其奸杀, 场面刺激脸红

发布日期:2022-06-19 12:12    点击次数:99

随着我国法律体系的不断完善,对死刑的判决也越来越慎重,如今的司法实践中,如果是因情感纠纷或是家庭琐事等引发的凶杀案,法院在量刑时是非常慎重的,如果不是性质极其恶劣的案件,那么法院一般不会考虑死刑。

但在我国的传统观念中,杀人偿命已经成了一种思维定式,而在一些凶杀案中,这种传统的观念就难免会与法律产生碰撞,就比如2009年云南发生的一起案件,云南司法机关因此一度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2007年,家住云南省巧家县鹦哥村的李昌奎托媒人带着聘礼去同村的王家飞家里提亲,在李昌奎的眼里,王家飞答应他的提亲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但王家飞却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这到底是为何?

其实李昌奎和王家飞之间是堂兄妹关系,而且血缘关系就在三代以内,这样的两个人结婚本就是不被法律认可的,而且当时王家飞才16岁,也就是说,就算是王家飞答应,他们的婚姻也不可能得到法律的认可。

但他们都在农村,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就在于,其实从头到尾都是李昌奎在自作多情,王家飞根本就不喜欢她。那么为何李昌奎会产生一种王家飞对他有感觉的想法?原来之前李昌奎一直在外地打工,前几年去了昆明。

正巧这时王家飞读完了初中就选择辍学,之后就一个人去了昆明打工,可她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想在大城市里生存下来绝非易事,好在她碰到了同在昆明打工的李昌奎,两人是堂兄妹,又住在一个村里,逢年过节都会走动,所以两人自然是认识的。

因为王家飞在昆明是孤身一人,所以她就对这个堂哥非常亲近,毕竟他们之间是有血缘关系的,李昌奎一开始其实也对这个堂妹没有什么异样的想法,只是王家飞年纪小,怕她受欺负所以就经常去看她。

可时间久了,次数多了,李昌奎竟然不知不觉地喜欢上了这个纯洁得像一朵莲花一样的姑娘,至于两人之间的亲戚关系,李昌奎没有任何顾忌,因为在他们生活的那个山村中,堂兄妹之间亲上加亲是很正常的事。

而因为李昌奎的照顾,王家飞也越来越依赖李昌奎,但从始至终都只是把他当大哥对待,根本没有过一丝别的感情,而在李昌奎看来,王家飞的亲近就是喜欢,再加上两人一起回村时,村里人都在议论他们是不是在谈恋爱,所以李昌奎就有了去提亲的想法。

但最后李昌奎却只是单相思一场,而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肯定是王家飞的父母在从中作梗,从此李昌奎就对王家飞一家怀恨在心,两家人的关系也就此恶化,一见面就免不了会吵架。

转眼过了两年,2009年时,小小的五块钱却成了将两家的矛盾彻底激化的导火索,当时村里通上了自来水,按照上面的要求,按照家里劳动力数量来收费,每人十块,王家飞家一共五口人,哥哥常年在外工作,家里就只有她和父母以及才几岁的弟弟。

按照收费标准,他们家只应该交30元,当天王家飞的母亲不在家,于是把交费的事交给了王家飞,而负责收费的正是李昌奎的大哥李昌贵,在收到王家时,他却故意多收了五块钱,王家飞虽然知道李昌贵多收了五块,但她也不敢说,因为母亲不在家里。

于是等到母亲回来,王家飞就将这件事告诉了母亲,两家素来就有仇怨,如今李昌贵还借机欺负他们家,因此王母就找到了李家,结果一言不合两家人就打了起来,王家母女自然不是对手,很快就败下阵来,王母腰上还被李家人狠狠踹了几脚。

于是王母连忙打电话将王家飞的大哥王家崇叫了回来,王家崇回来之后了解到了事情的经过,其实也没多大事,但两家积怨已久,冲突在所难免,为了解决这件事,王家崇便找到村委会,让村干部来帮忙调解。

最后王家母子就来到村后的小树林与李家人进行调解,李家人基本上都到场了,唯独李昌奎不在,当然也没人在意。正当调解进行时,李昌奎却突然跑了出来,而且满脸都是血,因为李昌奎从小就经常流鼻血,所以众人也没有在意。

但李昌奎到场后却神秘兮兮地将姐姐拉到一边,悄悄说他干翻了两个人,姐姐仔细一看李昌奎脸上的血,立马意识到大事不好,跑到王家一看,结果发现王家飞和弟弟已经死在了家里,毋庸置疑,这肯定是李昌奎干的。

王母见两个孩子都没了,当场晕了过去,随后村干部报了警,经过尸检,警方发现王家飞死于脑后的致命伤,而且还被侵犯过,而王家飞的弟弟竟然是被人活活摔死的,随后警方就将李昌奎列为犯罪嫌疑人,并对其展开了追捕。

但李昌奎在村干部报警时就已经逃走了,警方全力追捕了四天,但还是不见李昌奎的人影,最后李昌奎因为走投无路选择了自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犯QJ罪,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

故意杀人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李昌奎犯罪情节恶劣,且动机卑劣至极,应当从重处理,因此法院判处李昌奎死刑,但李昌奎却认为自己存在自首情节,而且还积极赔偿了王家,依法可以适当减轻判罚。

因此他提出上诉,最后法院二审认为李昌奎的诉求合理,因此改判其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而这一判决结果却让云南司法机关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舆论几乎是成一边倒的趋势,人们纷纷认为法院的判决不合理。

其实从法律的角度来看,法院的判决是有一定合理性的,因为自首和积极赔偿的确是法律中规定的减刑情节。而且这起案件是因生活琐事而起,所以法院在适用死刑时应当慎重考虑。但事实却不是这么简单。

李昌奎虽然是自首,但他也是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被迫自首,并非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而且在赔偿方面,其实是在相关部门的强制措施下,李家人才拆了家里的房子凑钱赔偿了王家两万多元。

因此王家人一直在上诉,最后舆论也彻底倒向了他们,因为李昌奎的所犯的罪行实在太恶劣,已经引起了民愤,其实《刑法》中也有规定,民愤极大如犯罪人恶贯满盈,群众强烈要求处死的故意杀人应当适用死刑。

因此云南法院对此案进行了再审,最终改判李昌奎死刑,舆论才渐渐平息下去,王家人也算得到了一个合理的交代。

AAA